青年艺术网

当前位置: 青艺首页 > 文艺微讯 > 综合 >

青年批评家—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

时间:2012-07-31 10:35来源:艺术+ 作者:admin 点击:
【编者按】青年批评家大多出生于上个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接受过系统的学院教育,正如批评家贾方舟所言:无论是思维方式,还是批评方法,他们的方式和我们老一代已经有很大的不同,他们对问题的观察更敏锐,更有文化视野。这一代批评家,他们会有更强烈的发声

【编者按】青年批评家大多出生于上个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接受过系统的学院教育,正如批评家贾方舟所言:无论是思维方式,还是批评方法,他们的方式和我们老一代已经有很大的不同,他们对问题的观察更敏锐,更有文化视野。这一代批评家,他们会有更强烈的发声欲望,有自觉自主意识,但在今天,青年批评家所面对的艺术语境已经不同于前辈,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尽相同。那么,他们到底应该干什么?应该有什么样的知识结构?怎么样发言?作为一个出色的青年批评家,如何对历史特别是现实作出独立的解释,对历史如何塑造自己做出深刻的反省,对自身的精神处境作出清醒的判断?他们从哪里来,然后到哪里去?这都是本期专题要思考的问题。也许“来”和“去”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,但我想,有的时候,起点和终点能够说明,却是说不清楚的,所以索性还是把握好当下吧!


鲍栋
AGENCIES ARE NOT SUITABLE
FOR ME
我发现机构并不适合自己
出生于1979年,2006年硕士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艺术史系。2006年至今,在各类艺术机构策划过大量的展览,并受邀参加过各种学术论坛及研究项目,《艺术界》杂志的特约编辑与重要撰稿人。

一个评论家不仅仅是一个写文章和评论作品的人,也包括对艺术经验的分析、总结、梳理和推动。艺术家应该多走进美术馆,而艺术理论家应该多走进图书馆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您现在是策展人、批评家,这个身份和之前在高校、美术馆工作有什么区别吗?
鲍栋(以下简称“鲍”):你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经历去做你想做的事,因为没有一个机构会给你提供一个长期的支持。

崔灿灿
I'M JUST AN INDEPENDENT CURATOR, NOT THE YOUNG CRITICS
我只是独立策展人,不是青年批评家
1987年出生于江苏徐州,200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,现供职于《画刊》杂志社,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学术委员,独立策展人,批评家。

我一直认为没有“年轻的批评家”这一说法,我甚至不认同任何“年轻”、“新一代”的概念,因为艺术研究和学术研究没有年龄之分,重要的是你研究的是什么问题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请问您是如何走上批评家这条道路的?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?
崔灿灿(以下简称“崔”):我自己本身是学艺术专业的,从事艺术批评也是一种个人的选择,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理由和价值判断。

杜曦云
COMMENT, NOT A CRITIC OF PRIVILEGE
评论,不是批评家的特权\
1978年出生于山西,2000年本科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,2006年硕士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。主要从事美术批评、杂志编辑、展览策划等。

在网络时代,每个人都有发言权,每个人都是个“自媒体”。评论,不是评论家的特权,艺术实践者、对艺术有感觉的人,都可以评论。哪怕三言两语,只要能获得认同或启发,都是有价值的。对我自己而言,我在微博上看到不少博友的只言片语,对我启发很大。和艺术家交流的过程中,他们的见解常让我自愧不如。和理论专业的个别人交流的过程中,对概念的推重、对文字的迷恋、对视觉的漠视,对社会公共问题的远离,是我所认为的问题,这些问题,我自己身上有。当然,对别人而言,这可能不是问题。在当下,评论家的重要性,我个人是持怀疑态度的。对“评论家”的质疑和反思,是我所感兴趣的。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您本科学的是油画,后来为何转向艺术批评方向发展呢?
杜曦云(以下简称“杜”):主要是由于机缘巧合,当时油画的研究生没有考上,于是决定选择美术史论专业。
艺:您觉得油画学习对您进行艺术评论有什么样的影响?
杜:主要是在看作品的时候会根据自己的视角和自己的实践经历。这个作品如果我来创作,我会怎么做,采用什么样的手法和表现元素。可能对于绘画的理解更全面,包括在创作过程方面的别具匠心也会有所了解。

杭春晓
PERSON'S THINKING IS A PROCESS
OF EXPERIENCE
人的思考也是一种体验过程
1976年出生于安徽当涂。200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,获美术史硕士学位。2006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,获美术史博士学位。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研究员。

对于所有东西,我们都要允许它在流变的过程中不断被激活,不断被修变。没有任何概念是既定永恒的,也没有一个既定的认识结果可以作为一个确定化的答案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对于“当代艺术”的概念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,您刚开始接触“当代艺术”时是怎样理解它的?
杭春晓(以下简称“杭”):刚开始接触当代艺术时,我对这个概念的理解还比较模糊,认为当下正在发生的就是当代艺术,有些跟过去太相似的东西不是当代艺术,于是开始在这种模糊的边缘不断的梳理,然后开始接触到在西方的逻辑下什么样的是当代艺术,再然后在不断接受信息的过程中不断建构一个自己脑海中的“当代艺术”。

何桂彦
IT IS DIFFICULT FOR CRITICS TO
BE INDEPENDENT
批评家要做到“独立”是很难的
1976年生于四川省。美术批评家,中央美院博士,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副教授,硕士研究生导师。

实际上,要做到“独立”是很难的,一方面需要批评家自律,要有职业操守。但另一方面,批评家也得生活,他也需要有收入。但是,国内暂时没有一个完善的批评制度做保障,于是,批评家迫于经济、生活方面的压力,有的依附于官方的机构,有的进入大学,有的在专业的艺术机构,不像西方国家有专门的批评基金,支持批评家独立的工作。由于中国目前没有这种制度,所以,对批评家来说,真正要保持纯粹的独立,是有一定难度的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您对艺术批评的兴趣从何而来?
何桂彦(以下简称“何”):我是在上研究生的时候接触当代艺术的。学生时期觉得艺术创作比较单纯、简单,后来对批评有一定了解以后,发现艺术作品实际上并不是我当初认为的那样简单,它背后蕴涵着丰富的知识,包括社会的、艺术史的、文学的、宗教的等等。后来觉得单纯的画画不能解决某些艺术问题,所以在考研究生的时候,就选择了当代批评这个方向。从2000年开始,接受了十多年正统的学院化教育。在这段期间,导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启发。

刘礼宾
THROUGH MY CHANGE TO "CHANGE"
ARTIST
通过我的改变去“改变”艺术家
1975年出生,博士,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研究所讲师。

批评家和艺术家是一个“交互改变”的关系,这几年,我通过接触艺术现象、艺术作品、艺术家,改变我自己,然后通过我的改变去“改变”艺术家,在这个“改变”过程中,我的思路、感知方式都能受到磨砺,对社会、对艺术品的敏感性也越来越强,眼光越来越犀利,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共同成长的过程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您是如何走入艺术批评界的?
刘礼宾(以下简称“刘”):接触艺术批评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2005年,70后年轻艺术家王光乐要做一个个展,邀请我为他写一篇文章,当时正好是图像式绘画弥漫的时候,对此我当时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,于是写了一篇文章——《触觉是不是一个理由》,专门就中国古代一种触觉的艺术,强调触觉的一个脉络。这个个案一方面凸显了王光乐画“水磨石”的价值,另一方面也成为了我思考当代艺术现存问题的接口。

鲁明军
CRITICISM SHOULD BE ROOTED IN
THE WORKS
批评要根植于作品
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讲师,策展人、艺术评论家。

我觉得批评还是要回到作品本身生产机制的研究上,现代主义的作品跟当代艺术作品的生产机制不一样,你必须要按照作品的生产机制来评论它。不能拿现代主义的批评逻辑来评论当代艺术作品,因为作品的生产机制、发生过程、逻辑不一样。批评不是要脱离作品,批评要根植于作品。某种意义上,今天已经没有什么独立批评,批评本身就是作品的一部分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您平常是怎样提高自己的美术理论素养?如何获得信息?
鲁明军(以下简称“鲁”):通过一些媒体了解相关的信息。主要还是通过阅读,现在资源比较开放,通过一些网络或者艺术杂志的传播,都可以得到。不像以前了,很多资源都不可以共享。我们现在纸媒看得少,现在国内的一些纸媒基本上是在复制粘贴一些网络上的东西,而且那种时效性的东西比较多,真正深入研究的少,特别是在国内,理论的研究还没有进入到真正的状态。

梅繁
FIRST,CERTAIN KNOWLEDGE
RESERVE IS REQUIRED FOR BEING A CURATOR
做策展首先要有一定的知识储备
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,获硕士学位。现任武汉美术馆策划部副主任,兼《长江日报》“艺海鉴珍”栏目主编。主要从事中国美术史研究、美术批评、展览策划。

作为一个策展人首先不是要去了解整个策展的流程,或者怎么去笼络艺术家、联系场地、筹集资金等等整个运作过程,而是首先要有一定的知识储备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您觉得作为策展人重要的是什么?
梅繁(以下简称“梅”):我觉得作为一个策展人首先不是要去了解整个策展的流程,或者怎么去笼络艺术家、联系场地、筹集资金等等整个运作过程,而是首先要有一定的知识储备。我本科、研究生阶段学的是中国美术史,这跟现代的策展理念从表面上看有些不搭界,但事实上在学习美术史并作出相应研究的过程中,会培养起我思考问题的方式,方法论很重要,它能让我非常迅速地适应策展的工作。同时,这些知识储备能让我更容易挖掘到一个展览的学术价值,让我知道策划某个展览到底有什么学术意义,这是展览的核心所在。

王春辰
IT IS VERY DIFFICULT TO DESCRIBE
CRITICS BY USING AN ADJECTIVE
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批评家是很困难的
现工作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,博士、副教授,从事当代艺术研究,出版10部译著,2012年被美国密执根州立大学布罗德美术馆聘为特约策展人,策划中国当代艺术展。

无论我们生活在哪个区域,都会感受到时代的变化,以及中国所经历的变迁。人们接触的信息与思想也会越来越国际化,看到的各种文化现象也越来越多。所以,这个时期的艺术家和批评家你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是很困难的,不像五六十年代可以用社会主义美术来概括。
艺术+(以下简称“艺”):参加此次论坛的都是70后的批评家,您觉得你们都有一些什么共同经历和特点吗?
王春辰(以下简称“王”):70年代的批评家一般都成长于八九十年代,经历了改革开放的潮流。无论我们生活在哪个区域,都会感受到时代的变化,以及中国所经历的变迁。人们接触的信息与思想也会越来越国际化,看到的各种文化现象也越来越多。所以,这个时期的艺术家和批评家你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是很困难的,不像五六十年代可以用社会主义美术来概括。虽然差异性不是体现在每个艺术家和批评家身上,但是都能体现时代整体的特点。随着思想与言论的逐渐自由化,在成长中经历中会开始思考关于知识、阅读、观看、交流等等一系列问题。


编后记】在当下,坚守艺术批评并不是一件讨好的事。一来艺术批评受名词的拘束越来越明显;二来批评界圈子化严重,不少批评家结成利益联盟,互吹互擂,导致“软文批评”流行。在这个资本和权力的时代,青年批评家要想做到批评的独立绝非易事。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特别需要解读的时代,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,各种各样的文化现象,像万花筒一般刺激着我们了解时代的欲望。然而,这又是一个难以解读的时代,因为那些错综复杂的问题早已超出了批评的边界,成为一个个山峦层叠、迷雾重重的谜语。
 

(责任编辑:大豆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1)
10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