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年艺术网

当前位置: 青艺首页 > 艺术教育 > 艺教天下 >

何卫平:艺术教育的善意与“盲狙”

时间:2017-05-06 16:00来源:《大河美术》 作者:何卫平 点击:
近年来,国家对文化遗产、传统工艺及艺术教育逐步重视,也推出了诸多政令和切实的扶植措施。在西式教育长驱直入的百年里,我们固然学到了许多先进的科学技术,也因之失去了更多的人文精神。
近年来,国家对文化遗产、传统工艺及艺术教育逐步重视,也推出了诸多政令和切实的扶植措施。在西式教育长驱直入的百年里,我们固然学到了许多先进的科学技术,也因之失去了更多的人文精神。在“两会”期间所讨论的将美术、音乐纳入中考的话题,充分说明了顶层设计的善意和对民族自信的“重拾”,在文化、教育、民生等多方合力的举措尤其值得点赞。
 
但政令的背后,往往伴随着复杂的境况,这种境况在功利价值的前奏下,任何善意的举措都会带来短期的混乱,致使这一善意像CS游记玩家的“盲狙”一样随意且充满风险。先讲述一则故事:话说蔡元培先生任民国教育总长期间,同次长范源濂有过一次争议。范先生主张教育改革应从小学开始,原因是小学办不好,就没有好的中学生源,而中学办不好则缺乏优秀的大学生源;蔡先生的反驳也颇有意思——大学没有办好,中学师资哪里来?中学没有办好,小学师资哪里来?当“两会”提案人和决策者拟将美术、书法、音乐纳入中小学的考试序列,大概谁也没有认真考虑过,政令布施下“第一口奶”是否有先天余毒,如何持续有效的消毒及防患毒素的蔓延和传播?
 
艺术的核心功能可以简单归纳为情感的传递、交流和认同。个人愿望的满足、文化遗产的传承、社会身份的自我确认被认为是本世纪西方艺术教育的基本目的。由于中西方文化传统、社会发展、人文环境的区别,尤其是中国近半个多世纪艺术教育的特殊背景,造成了民众特定的审美盲区。在这个双重特定的前提下,艺术教育如何实施优化并跟进社会需求,是一个极为复杂且严肃的课题,断然不是单向政策的制定实施所能解决的。
 
记得在一档访谈节目中,钢琴家郎朗坦言:“国内有20多万培训机构中的钢琴教师,懂音乐者不超过20人。”听后初不以为然,但仔细琢磨,对比笔者所熟悉的美术教育现状,深为共鸣。笔者曾为中小学教师、美术培训机构及美术教师招考做过培训授课,深知一个片区的现状。例如,在一个颇具规模的儿童美术机构中,十余名授课教师几乎不具备基本的绘画技巧及审美能力,但是墙上张贴的小朋友的作品却令我刮目相看。仔细了解原委才知道,培训机构购置了一套精确而细化的课程,只需严格引导被培训者按部就班,就会成绘制出一幅“优秀”的作品。
 
若借此观彼,当美术纳入中考后,试问,美术教师如何达标?评判的依据是什么?谁来评判和落实?可以断定,今天的中小学美术教师,其主体构成是20世纪90年代之后国内美术教育问题化时期的“标准”产物,他们的审美判断多停留在模拟对象和标准化的技能识别层面,这同艺术的时代精神相去甚远,同审美的核心价值风马牛不相及。这一庞大教师群体对美术的优劣判断是以“像”、“构图合理”、“比例准确”等为准则,而对具备传递“情感”及有创造力的作品很难进行有效的识别以遭致挥笔斩杀。中考的评审标准一旦定性,便会快速蔓延至更大范围,授课内容的模件化和和社会培训“快餐式”跟风效应会快速冲垮上层决策者的“善意”,衍生出新的问题。
 
笔者认为,除了教育政令的出台和教学试点的推行,还需配套的对中小学师资进行培训和优化,对社会培训机构的师资进行认定、考核、把关。更为重要的是,加大美术馆、博物馆等社会教育资源的开放力度,尤其增加同时代关系最为密切的现当代艺术的展示,支持企业及个人收藏的公共展示,以此形成对大众观念的引导。如此多元并举,十年之后艺术教育才有望在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有所收效,至于中小城市及农村,恐怕是多少年积郁的问题需等量的时间来补救了!
 
2017年3月于江苏常州
本文原载《大河美术》第41期06版(2017-03-31)
(责任编辑:大豆)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